小爱

第十四章(加2)all杀生丸ABO


“街口的张伯让我去超市帮忙”
杀生丸一笑:“张妈想让我去小学代课,那个老师生病了”
“你……”
“小看我!”
“不,不是,主要是你教小孩子……真的可以吗?”
“只是十几个小孩而已”
“嗯哼,其实你不用辛苦,我去帮忙薪水也不错的”
“奈落,我是一个男人”
“……好吧!如果我下班早就去接你”
“也许我下班比较早”
“那你就来接我喽,我很乐意的”
杀生丸点了点头。
“我们会一直幸福下去的”
“我相信你,奈落”
从始至终我从未怀疑过你――杀生丸
两人开始忙碌起来。
奈落得心应手,把超市打理的井井有条。
而杀生丸就有些力不从心。
“老师都已经7点了,还不下班吗?”
杀生丸看奈落进来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撇了一眼另一个桌旁的孩子。
“他父母又有事,让你帮他们看孩子阿!”
“嗯”
“你都快成他家保姆了”
“奈落,不要在孩子面前这么说。”
“OK,老婆大人”
“奈落”
“好好好,我错了。小鬼你笑什么”
“奈叔叔和老师都好帅哦”
“看你这么会说话的份上,奈叔叔带你和老师去吃好吃的!”
“真的吗?我也可以去吗?”期待的看向杀生丸。
杀生丸无奈的点点头。
“哦耶”小孩子开心的跳起来。
看着前面蹦蹦跳跳的孩子,两人握住了彼此的手。
“一美,你的多吃点肉,这样才能长成大美女”
“那我可以嫁给奈叔叔这样的吗”
奈落和杀生丸相视一笑。
“当然,奈叔叔可是最喜欢美女的”
“那一美要多吃一点,长快一点。”小孩子最好哄,开心的吃着饭。
“你也多吃一点,最近你都瘦了”
“哪有”
“听话,别让老公生气”
杀生丸脸微红:“奈落!”
“你要答应我全部吃完,我就不说了?”
“我吃完就是了”
直到两人发现一双大大的眼睛直直的盯着他们。
奈落轻轻敲了一下女孩脑袋:“一美怎么不好好吃饭,看着奈叔叔和老师做什么?”
“为什么奈叔叔和老师不打架呢”
“这是什么问题”问得两人一头雾水。
“我爸爸和妈妈经常吵架,有时候爸爸会打妈妈,打的妈妈一直哭。”孩子想起不开心的事,眼睛有些红红的。
“那爸爸会打一美吗”
女孩的眼泪啪啪的滴在桌子上:“爸爸喝醉了会打我,妈妈说只要我们懂事听话,爸爸就不会打我们了”
奈落和杀生丸沉默。
“伯伯们说alpha都是这样的,他们不开心会打自己的妻子和孩子”
“奈叔叔你也是alpha,以后你们要是有了孩子,你会打他吗”
奈落摸了摸孩子的头,温柔的说:“不会,叔叔会很疼他。

“一美也好想有个疼一美的爸爸”
杀生丸沉默的坐着。眼眸深处有些让人看不懂。

all杀生丸(犬杀 奈杀)

第十四章(加)
杀生丸看着桥对面的人群,皱了皱眉。
直到一个白熊面具出现在视线中,紧紧盯着。
那个人一动不动的看向他的方向。
他的心砰砰直跳。
那是奈落!
他的心告诉他那就是奈落,而对方也认出了他。
他们这样遥遥相望,眼中只有彼此。
空中的烟火照亮了大地。
炫目地在空中跳跃。
奈落慢慢走近杀生丸。
摘掉面具的一刹那,两人看着对方相视一笑。
这世上最了解我的本就是你――奈杀
无论在哪里我眼中第一个看到的只有你――奈杀
因为我的眼中从来只有你――奈杀
感到奈落的唇越来越近,杀生丸闭上了眼。
桥上的人相拥而吻,烟火为他们点缀着绚丽的幸福。

all杀生丸(犬杀 耐杀)

第十四章
看着相拥在一起的人。
带子还是提醒奈落:“落儿,你这一走,可就什么都没有了”
看着母亲红肿的眼睛,奈落认真的点点头。
带子转过去,不停的擦着泪水。
奈落努力撑起身子扶着杀生丸向不远处的汽车走去。
杀生丸回头看向犬夜叉轻唤:“犬夜叉”
远处的人猛地吸了一口烟,背对着他们摆摆手。
“奈落……别辜负他”
“我不会的”
奈落和杀生丸走后,犬夜叉送回了带子,一个人坐在上次杀生丸坐的位置上,吸了一夜的烟。

奈落和杀生丸从来没有想过,他们会过上这种普通人的生活。
一间50平米的单元房,只有简单的家具和家电。
虽然有点艰苦,但比起能在一起生活,这都不算什么。
看着躺在自己腿上的爱人,杀生丸说:“我看我们需要去找一份工作”
“嗯,但我们不能用身份证”
“不如去找一些杂活。”
起身看着杀生丸:“好,但你不许去”
“奈落,我是一个男人”
“是,但你也是我老婆”
“别胡说”
“我哪有胡说,你就是我老婆”
杀生丸皱眉,:“为什么你不是我老婆!”
“因为,你懂的”
“你”
杀生丸生气的推开奈落。
“喂,人家开玩笑的”
看杀生丸冷着脸不理自己,哈哈哈哈的大笑起来,肚子都疼了。
“你笑什么”
“哈哈杀  杀生丸,你 哈哈 你这样子真像个生气的小媳妇哈哈哈”
“你”
杀生丸气呼呼的回了卧室,奈落捂着肚子狂笑不止。
次日
看着站在阳台的人,奈落上前抱住他。
杀生丸微微回头靠在奈落的胸膛。
两人看着外面的细雨。
微凉的风抚过面颊。
“我从不曾想,我们会这样幸福的在一起”
杀生丸闭上眼睛,感受着奈落有力的心跳声。
“这是我期盼了20年的愿望”
“20年?”杀生丸回头看着奈落一笑“那时你才5岁”
“是,那是我第一次看你跳舞,长鞭挥起,随你旋转,当时我的心就被镇住了,那时候太小也不懂,只觉得真美。美的让我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慢慢地我们进入青春期,我才知道那是喜欢。那天我鼓足勇气一口气跑到你教室门口,却没说出我喜欢你”
“看着你安静的坐在那里,我有些胆怯!”
“我知道……”
“什么?”
杀生丸莞尔一笑:“我看到你了,……你低着头走了”
“……”
“那时候班里已经有人谈恋爱了,你对我,我怎么会不知!”
“那你”
“我们是一样的!奈落”

奈落会心一笑:“是。我们青梅竹马朝夕相处,本就心灵相通,是我懦弱了”
“没关系,我懂”
奈落紧紧抱着杀生丸。
“此生有你,我觉得很幸福”
“嗯”
清晨的阳光爬进卧室,奈落收拾着出门的东西。
“我们要去哪里?”
“去小镇上买点东西”
“……”杀生丸迟疑。
“没关系了,这里的人又不认识我们”
杀生丸沉默的点了点头。
这个小镇虽然贫穷但是却热闹非凡。
“听说今晚有鬼灯节”
“什么是鬼灯节”
“就是,我们一人带一个面具,然后站在情人桥的两边,看看能不能一眼就认出对方。”
“情人桥?”
“就是那个”
顺着目光看去,一个古老却简单的石桥。
“应该很容易”
“为什么?”
“我们都记得彼此的衣服”
奈落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亲爱的你能不能别这么认真。”
“奈落”杀生丸皱眉。
揽过杀生丸的肩膀在他耳边说:“我们本就是恋人,怕什么”
“可是……”
“他们又不知道我们都是alpha,你忘了你身上没有alpha的气味”
杀生丸想了想没有推开奈落。
“亲爱的让我亲一下呗”
“你……”
“哈哈……”
偷亲成功的人,乐呵呵的跑开了。
杀生丸扬了扬嘴角,无奈的摇了摇头。
夜色降临,杀生丸带着自己选好的面具,它是一具白色的犬族面具,额间有一滴泪珠。
现在桥头,微弱的灯光只能隐约的的看到一片面具人。

all杀生丸(犬杀 耐杀)

第十三章
杀生丸被犬大将关在家里五天了,每一天都坐立难安。
不知道现在奈落怎么样了。
因为这件事耐家和犬家的关系有些僵。
“落儿,听妈的话把汤喝了吧”
看着日渐消瘦的儿子,带子的心像针扎一样。
“落儿,你这是想要你妈的命啊!”
微微的抽泣声,让奈落有些不忍,看着母亲虚弱的说:“妈,我真的爱他”
“可  可你们都是alpha,这是不允许的!”
奈落苦涩一笑,:“可我爱他”
看着儿子眼角留下的泪水,带子带着震撼,心更疼了。
耐傾站在门外看着妻儿,心里也很难受。
但他不能心软,一旦妥协耐家将会走向衰落。
他一直以为奈落在感情上会是一个浪子,没想到却是一个情种,但耐家不要情种。
不能因为一个杀生丸而断送了奈落的大好前程。

门被轻轻的打开,杀生丸赶紧站起来,虚弱的有些站不稳。
犬夜叉赶紧扶住他,让他坐下来。
紧紧的抓住犬夜叉的胳膊,眼中带着乞求。
杀生丸的眼神让犬夜叉的心就像被把刀在割一样。
“喝了这碗汤,我带你走”
“可父亲”
沙哑的声音让犬夜叉的眼睛有些红。
“父亲……出差了。”
“那你……”
“你放心,父亲不会把我怎么样的”
杀生丸沉默地看着犬夜叉点了点头。

把杀生丸扶上车,犬夜叉为他系好安全带。
狠狠地踩下油门带着杀生丸去找奈落。
“这不是去耐家的路”
“……姑姑把他带出来了,就在你们常见的公园”
“他怎么样……”
“……和你一样”
杀生丸沉默的攥紧了拳头。
“杀生丸为了他放弃犬氏,你舍得吗?”
长时间的沉默,犬夜叉的心急促的跳动。
他希望杀生丸让他调转方向。
可等来他的却是无力的一声:“我不后悔”
犬夜叉忍着想要落下的泪。
握紧了方向盘。

all杀生丸(犬杀 耐杀)


第十二章
连续忙碌了几个月,杀生丸除了工作就是和奈落约会,他已经好久没有回家了。
一进门就看到犬大将,十六夜,犬夜叉,坐在客厅里,表情凝重。
“爸”
犬大丸站起来,慢慢走向杀生丸。

狠狠地一巴掌把杀生丸打的有些站不稳。
“爸”
一个疑惑。
一个心疼。
“孽畜,我警告你不许再和奈落来往”
杀生丸一惊,沉默的垂下了眼睛。
“你,你竟这般不知羞耻”


犬大将气的使出浑身力气狠狠地打过去。
杀生丸努力撑住身子才没有摔倒。
“我们是真心相爱的”

“爸,我真爱他”

“我不能骗我自己”
实在看不下去的犬夜叉拉住犬大将将再次落在杀生丸脸上的手掌。
“你也要造反了?”
“爸,你别气坏了!我会劝劝杀生丸的。你和妈先回房休息吧!”
“是啊,老公。让杀生丸好好想想”
犬大将看着杀生丸红肿的脸颊,有些不忍心。冷冷哼了一声。
“起来吧,地上凉”犬夜叉轻轻扶起杀生丸。
杀生丸甩开犬夜叉的手,颤颤巍巍的向二楼走去。
看着杀生丸的背影犬夜叉双眼微红,叹了口气。
回房后杀生丸呆坐在床上。他的父亲知道了,耐家肯定也已经知道了。奈落的电话打不通!
他父亲会不会打他?他那么拗,姑父会不会把他打坏了?
他很担心奈落。
咚咚
犬夜叉看着紧闭的门,轻轻转动了下,走了进去。
看着杀生丸呆愣的模样,犬夜叉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你做什么”杀生丸看向蹲在自己面前的犬夜叉。
“给你上药”
“不需要”
犬夜叉不理他,取出棉签沾上药水。
拉住杀生丸挥开自己的手。
看着犬夜叉坚定的眼神,杀生丸微愣!
只感觉微凉的东西,温柔的擦拭着脸颊。
温柔!
这个想法让杀生丸一颤。
“不要动”
“我不需要”
“杀生丸!你闭嘴”
杀生丸不可置信的看着犬夜叉。这样的话这样的神情!
上完药,犬夜叉坐在杀生丸旁边。
“爸也是为你好”
看杀生丸沉默,犬夜叉斟酌了好久道:“只要你和爸认个错,你们私下里往来我可以帮忙瞒着他们”
杀生丸看向犬夜叉。他低着头,盯着地板。
“只要他爱你,我相信他会理解的”
“为什么?”
“什么”犬夜叉疑惑。
盯着犬夜叉的眼睛,杀生丸问:“为什么帮我?”
躲开杀生丸的视线。犬夜叉握紧拳头。低沉道:“你……是我哥啊,我们是亲兄弟,无论怎么样……我都是爱你的!”
杀生丸心里一颤。
这是犬夜叉第一次在自己面前表露出对自己的敬爱之意。
“我希望你能幸福”哪怕我得不到的幸福。你能拥有,我也会觉得幸福的。
犬夜叉走后,杀生丸久久才回神。
弟弟……
杀生丸突然觉得心里得沉重减轻了一些。
这就是所谓的亲情吧!彼此关心,为彼此着想。
犬夜叉我想我也是爱你的――杀生丸
只是杀生丸不知道他以后的爱和现在的爱是不一样的。

all杀生丸(犬杀 耐杀)

第十一章
一觉醒来天已经黑了,杀生丸急忙换好衣服去见奈落。
看了眼手机竟然一个未接电话都没有!
刚到门口就听到十六夜说:“吴妈这好好的汤怎么倒了?”
杀生丸说了句:“我出去了”
没有听到吴妈的那句:“二少爷一大早起来炖的,可不知道怎么了,他给倒了”
停好车,向公园跑去。
一眼看见奈落坐在小亭子里,怀里抱着保温杯。
“我睡过了,你怎么不打电话叫醒我”
奈落拉着杀生丸坐在自己旁边,宠溺的看着杀生丸说:“我想你多睡一会”
“你等了我8个多小时!”
“别说8个小时,让我再等一夜我也愿意”
杀生丸眼睛有些发酸。
“这么冷你也不知道带个围脖”边说边把自己的给杀生丸围上。
握着杀生丸的手放在嘴边给他取暖。
杀生丸盯着奈落心里暖暖的一点也不觉得冷。
“你的脸红了”
杀生丸没有说话。
奈落一笑说:“我想我发烧了”
杀生丸靠过去,把自己的头贴着奈落的头。
轻声说:“没有!”
“得这样测”
右手抚上杀生丸的后脑,吻上那诱人得红唇,左臂紧紧揽住杀生丸的肩膀。
不远处的大树旁站着一个身影。
远远看着相拥在一起的人,犬夜叉站了好久才转身离开。
只留给月光一个孤寂的背影
杀生丸你的幸福从来不属于我!但我希望你是幸福的!哪怕其中没有我。
你是我的哥哥,以后我会将这份不该有的感情放在心底!
我会努力的成为让你骄傲的……弟弟
哥,我爱你……
但我不会让这份爱成为你的困扰。

all杀生丸(犬杀 耐杀)

第十章
看着醉倒在副驾驶上的人,犬夜叉将车停靠在路边。
解开安全带盯着杀生丸。
杀生丸换了个姿势,脸颊正好对着犬夜叉,微张着嘴。
犬夜叉盯着眼前的红唇,呼吸有些重。
闭上眼贴上那水润的唇,凉凉的软软的。
杀生丸不舒服的长大了嘴。
犬夜叉整个人靠过去,加深了这个吻。
两人的呼吸都开始急促起来。
犬夜叉不想放开,他的温柔开始变得有些霸道。
杀生丸不舒服的微微挣扎。
犬夜叉放开他的唇,吻着他的脖颈,锁骨
他的手伸进衬衣里,抚摸着杀生丸紧致的腰侧。
“奈落”
犬夜叉愣住,受伤的看向杀生丸。叹了口气,给他盖好衣服。
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抽了一支烟。
窗外的凉风让他的大脑清醒了许多。
“我该拿你……怎么办。”

第二天醒来的杀生丸,脑袋昏昏沉沉的。
看着熟悉的房间,他想应该是犬夜叉送他回来的。
手机上有20多个未接电话和50条短信。
杀生丸无奈的拨通了奈落的电话。
“你在哪里?昨晚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奈落的质问让杀生丸皱了皱眉,沉声道:“我昨天告诉过你,我有应酬”
“就算有应酬也不能一个晚上不接电话啊”
“奈落”
“我需要你解释”
“……”
“杀生丸我需要你解释,你知不知道我昨天担心了你一夜,我又不能去你家找你,我一夜没睡你竟然连解释都没有”
奈落失落的声音让杀生丸有着不忍,轻声道:“我昨天喝醉了”
“你现在还好吗?不舒服吗?”
“嗯 有些头疼”
“我去熬汤,你在睡一会,等会老地方见。”
“我不喝汤”
“不行必须喝”
杀生丸嘴角微扬,温柔的说了声好。
放下电话后杀生丸闭上眼睛再睡一会。
门被轻轻得关上。

all杀(犬杀 耐杀)


第九章
今晚的应酬是谈笔很重要的生意,犬夜叉和杀生丸一起出席。
杀生丸一身白色西装配上一头秀长的银发,随着优雅的步伐摆动,美的让人移不开眼。
犬夜叉斜视看着杀生丸,这张脸真是美的让人惊心动魄。
他对天发誓这是他见过最美的脸。
如果杀生丸是bete,那犬氏绝对会被提亲的踏破门。
杀生丸感到犬夜叉的视线,扭头看了他一眼,自信的微扬了下嘴角。
犬夜叉慌乱的避开对方的视线,心脏碰碰的跳动着。
杀生丸太迷人了,他无法控制自己。
犬杀推门进去看着坐在上位的男人。
“杀生丸”
“冷焰”
“犬夜叉”
“坐”
从进来后男人的视线一刻都没有离开过杀生丸。
盯着杀生丸认真的介绍项目,对大家的提问,简单而准确的一一解答。
那份自信和能力让在场的人折服。
不愧是犬氏未来的继承人。

谈完了正事大家开始喝酒。
“杀生丸,我敬你”男人举杯盯着杀生丸。
杀生丸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男人满意的扬了杨嘴角。
大家一看男人敬酒,都纷纷向杀生丸敬酒。
杀生丸来者不拒,一杯一杯的饮尽。
犬夜叉在一旁有着心疼,但又不能扫了大家的兴。
十几杯下肚杀生丸有些站不稳,手撑着桌子才勉强的站着。
脸颊微红,眼睛也开始有些发红,眼眸下垂,长长的睫毛抖动,那份无力的感觉让人想要拥入怀里,去吻去他的疲惫。
犬夜叉站起来扶住杀生丸,“这杯我替他喝”
“犬二少这是心疼了啊”
“厉总,我哥他胃不好,这么喝下去我怕的送他去医院不可”
“这才几杯啊就送医院了?”
犬夜叉看着对面男人那肥头大耳的模样,恶心的想吐,面上却为难而抱歉道:“有什么办法呢?我可不想合同后期我哥没法跟进,那我的累死了。”
“你送他回去休息吧”一直看着这一切的男人开口道。
周围的人也就不敢再说什么。
犬夜叉一愣,点了点头,对男人道了谢带着杀生丸走了。
“冷总这是?”
“他是?”
“还没有分化。”
“哦?”男人挑眉。
“但是alpha的可能性很大”
“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否定性,那百分之99就没有用”
“是,我回去查”
“散了吧,我也累了”
周围的人全部站起来,低头道:“路上小心”
看着男人离开,大家松了口气。
“冷总这是看上了?”
“你以为冷总是你啊,那色咪咪的眼睛都快把人家衣服扒了。”
“不是我色咪咪,你没看他那样?ztmd迷人,那身段那屁股,那脸啧啧真tam的称我的心意”
“别白日做梦了,那可是犬氏的长子还是一个alpha,你惹不起!”
“md要不是他是alpha,老子管他是天王老子呢,gan了再说。”
“哈哈在场的不止你这么想吧!哈哈”

all杀生丸(犬杀 耐杀)

第八章
转眼3个月过去了。
看着刚进门的人,犬夜叉冷冷的问“你去哪了?”
“和你无关”
“和奈落有关吧”
杀生丸回头看向犬夜叉微微皱眉。
“你听说了吗?耐家打算和日暮家联姻”
“……那又怎样”
“我只是提醒你别被卖了还给人数钱。”
看着擦身而过的犬夜叉,杀生丸觉得他有了很大的变化。
几个月不见,犬夜叉成熟稳重了很多。
这是alpha的本性,一旦努力认真起来就很强大。

回到房中的犬夜叉坐在床上发呆。
一周前桔梗来找他,问他愿不愿意娶她。
他毫不犹豫的说愿意。
虽然他和桔梗戈薇都交往过,但是他还是更喜欢桔梗。
她大方端庄,像百合一样,让人感到舒服。
可桔梗问他:“你真的愿意娶我吗?是真心的吗?”
他愣住了,这个问题他从来没有想过。
真心的吗?他思考了一周!
可答案让他吓了一跳。
他想起了对桔梗动心的那一刻,就是她认真工作时的样子。
专注,执着,无论多大困难也不服输,坚强的自己去面对。
可慢慢地他心里浮现出了另一个影子。他认真工作时也是这样。
无论多大的困难自己去面对。无论父亲多么苛刻的要求都要完美的完成。
从小他就在那个人的影子中,看着他努力,从柔弱变坚强,一步一步的走来。看着他流着汗水,忍着眼泪,默默的承受着一切的压力。从无措到淡然的面对一切!
所以看到桔梗那一刻时他为她心疼,想要去保护她,想要去关心她,想让她不要那么的坚强,因为他的心会闷闷的不舒服。但他却不想承认那份心疼来自杀生丸的影子。
最近他常常感到不安,心里很别扭。
杀生丸恋爱了!
这让他无法认真工作,无法把注意力从杀生丸身上移开。

他无法控制自己跟踪杀生丸,在他看不到的地方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看着他和奈落甜蜜的互动,看着他们有争执,都去了那里做了什么!
他觉得自己很变态,比如昨天他竟然在酒店外等了他们一夜。他甚至都不记得那一夜他都想了什么,就是等着等着看到他出来了,他的心才稍微的舒服一点。
这是喜欢吗?他不确定。
但是他没有办法接受杀生丸会属于别人。
他一直很关注杀生丸,可他以为那是兄弟之间的较量。
因为是兄弟所以才更容易把对方当成对手,关注对方的举动,来比较高低。

可如今这种感觉从杀生丸恋爱后变了,他开始发呆,想杀生丸在做什么?和谁在一起?
桔梗让他下个月给她答案!
可这个答案已经让他迷茫了。